Tag Archives: 高山


山姐院前急救服务——急诊室的故事(十一)

儿科荒完急救荒,接下来荒什么?   最近刷爆朋友圈的儿科医生荒之后,网上又出现了急救医生人才断档,无法晋升,青黄不接的讨论。加上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记者从机场被救护车拉到某医院延误病情的事件,作为美国急诊科(Emergency Medicine)住院医,我天天和院前急救打交道,希望跟大家介绍一下美国的EMS – 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也就是“院前急救系统”。虽国情有别,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首先,美国的救护车成员没有医生和护士,他们叫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 – EMT,中文翻译为急救医疗技师。根据培训时间的不同以及可以完成的操作不同分为三级:最基础的叫EMT-B,B代表基础,即基础急救医疗技师,他们可以做CPR(心肺复苏),用AED


Being Senior – 急诊室的故事(九)

    2014年被美国托莱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ledo )医学中心录取为急诊科住院医师 大陆本科毕业直接进入美国急诊室行医的第一人 夏可的标志和传奇 住院医的日子已不按月计了,第二年转眼也过完了四分之一。26岁的生日在朝8晚11的马不停蹄中度过,开车回到家发现我的25岁还剩三分钟。过生日写总结的传统已经不知道丢到了哪里,那就让我来更新一下急诊室的故事吧。 在UTMC的急诊有新一年Intern的第一个轮转,我的排班整个月跟第三年住院医一起工作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急诊不像内科,Team里老幼尊卑没有非常严谨,大部分时间你都是自己在工作,只跟Attending汇报,但是当你是整个急诊室除了Attending之外最Senior的人的时候,这种感觉很不一样。有其他医生往急诊送病人或者从其他医院转诊的电话Attending会让你接,院前急救EMS的Radio report Charge Nurse会让你去听,整个ED跟你一起工作的学生,EDintern, Off-service intern有问题都回来问你,and you are supposed to know the answer,你说什么他们都相信……没事儿的时候还要想着给医学生们来个小讲课,教教他们有趣的case或者床旁超声神马的。有Procedure你也不再是第一优先了,要让给学生,让给Intern… 


Second Year Starts – 急诊室的故事(八) – by 高山

6月19日,Graduation Ceremony(住院医毕业典礼).     去年的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的自己,搭着别人的便车,第一次和program形形色色的人见面。今年的今天,白天在上7点到5点的班,临走之前决定为了一个Fracture reduction(骨折复位)多留了一个小时,处理掉手上的病人,开车回家换上漂亮的裙子,匆匆洗把脸涂个口红,马不停蹄去赴宴。在典礼中,我看着台上台下熟悉的身影,几个略显局促的新intern(住院医第一年),发现已经不能再跟人介绍自己是First year了,不能再拿出“I’m an intern I don’t know nothing”的无辜脸做挡箭牌了。How time flies.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的目标,特别简单:Survive (生存)。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基本上完全陌生的工作。我只有比别人更努力才能跟上大家的步伐。

q

slide04

Month ? – Trauma. By 高山

  创伤,继OB之后连续第二个6点到6点,一周休一天的轮转,也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还好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月而已,真不知道那些surgical residents是怎么连续五六七八年过这样的生活的,这是得多热爱医学啊~   一月是Midwest最冷的时节,虽然家里的空调很暖和,但每天五点不到从被窝里爬起来还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没有之一。把自己裹严实开车去上班,等走出医院的时候太阳早已经跑到地球另一面去照耀我的祖国了。   每天的工作其实也还好,一大早自己看完病人坐等主治查房,主治查完房处理各种paper work,然后坐等会诊,或者坐等头顶的小黄灯blingbling闪三下:“Attention all personal, trauma alert, level one, please report to the Emergency Department.”


Month 5 and 6 in UT – 论选对专业的重要性. By 高山

  Holiday Season,业余时间基本都用来party了,更新不及时,先跟大家道个歉。这次就把两个月的轮转放在一起说,因为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虽然不至于天堂和地狱,但是……对我来说也差不多。最大的差别就体现在每天早上与被窝说再见的时候内心的想法:上个月是“欧耶~快点起床吃点东西要去上班啦~”,这个月是“oh no…又要起床吃点东西去上班了……我不要起床不要起床……”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除了上个月经常可以睡到下午三点,这个月天天五点不到就要起床之外,最根本的原因是,ED vs. OB,上个月在我大急诊,这个月在传说中的产科。

IMAG1466

IMG_20140813_062215

Third Month – First Emergency. By 高山

  Third Month – First Emergency   赶着改革的末班车考完Step3,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终于可以回去上班了!” 然后吓到了自己,what a freak… 经过这一个月我终于明白,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有多么重要。当我每天醒来(不一定是早上)想到接下来的12个小时就觉得很开心,每天开车从医院回家的路上都觉得虽然累但是很有成就感,每个10小时的Shift都觉得过的嗖嗖的快一点都感觉不到累或者饿的时候,我知道我真的选对专业了。


Second Month in UT—Intense. By 高山

Second month – Intense   今天第一个急诊Shift,11点开始,早上9点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觉得无比幸福。整个八月基本每天都是五点半起床准备去上班,八点回到家找点食吃然后去睡觉。Intensive Care Unit,至少工作时间够intense……   早就听说MICU和Trauma是整个PGY1最累的两个rotation. 我的住院医生涯就从其中一个开始。People keep telling me, it’s a good thing to get it over with early on. Because they don’t expect much from you in the first month. Which turned out to be so true. 整个ICU team有4个Intern, 一个PGY2,一个PGY3,和一个pulmonary-intensive care fellow. Intern们平分所有病人,负责每天写Progress note,查房时汇报病史

IMAG1278

IMAG1205 small

First Month in UT—方向. By 高山

It may be an EM thing. 从6月下旬到整个7月,我们program安排了整整6周的orientation。其他所有住院医在7月1日被扔到病房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们急诊的8个intern在悠然自得地考证、听讲座、做Simulation case、练procedure、值orientation shift,外加各种吃喝玩乐。7月已经接近尾声了,Now let me back up and start from the beginning… Survive and thrive


有真相的J1攻略 By 高山 5

总是觉得,欠大家一篇Match经。但是我的Match经历太非主流,对大家的借鉴意义可能不够大,容我再思考一下哪些值得写。签证大家都要办,就先说说我的签证过程吧,供后面办J1的同志参考。   First and foremost, 你能不能办J1?   这个问题首先取决于你match的program。NRMP中可以搜索到所有项目的介绍,其中就包括是否sponsor visa and what kind of visa。一般大学医院会给J1,社区医院以H1b居多,但是不绝对。 另外,如果你之前曾以J1签证去过美国,比如交大所有令人羡慕的官方实习交流项目全部都是J1签证,就需要考虑2-year-rule和2-year-bar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多小伙伴都问过我,我也很纠结过一阵,不过现在研究清楚了~

j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