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惠君


住院医生活的第三个月——by Li Huijun

Li Huijun 2012年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 现为宾夕法尼亚州 The Wright Center内科住院医    这个月来到了门诊,也就是和住院病人(inpatient)对应的outpatient。最直观的不同,和整个医院的活动范围相比,每天在门诊要走的路要相对少很多;着装一定要衬衣领带皮鞋,少一样主治都有可能说你今天着装太随便了,不够职业……我在的诊所是我们项目最大也是最忙的一个诊所,每天会有十几个住院医,4-5个主治一起工作。美国的门诊和住院病房一般是分开的,虽然也有像国内,门诊就在医院里的,但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都是以个人开业,或者以医生集团一起开业的诊所,分布在城市的各个地方。一个医生,到几个甚至十几个医生都能开业。不过就是再小的诊所,除了医生,也一定会有其他工作人员

640--535-285-

a

美国执照到底有多值钱? – by Li Huijun

每次有朋友问我考U(USMLE)到底要花多少钱,我都会说“教育投资,一本万利”,主要是聊以自慰,当时自己的一本是已经投下去了,万利还在路上,虽然终究会来,但是这笔投入到底有多少呢?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算一算。为了让对考U完全不了解的朋友也能看懂这篇文章,相关的缩写和机构我们都会经行解释(但是很多名词由于国内没有对应机构和模式,所以没有对等的翻译,但我们会尽量做好注释,请大家见谅)   USMLE(United States Medical Licensing Examination)   美国执业医师考试,是每位外国医学生进入美国医疗系统必须通过的考试,包括了Step 1, Step 2, 以及Step 3。Step 1主要是对基础医学知识的考察,Step 2又分为临床技能CS(Clinical Skills), 临床知识CK(Clinical Knowledge),二者主要都侧重临床方面的考察。


住院医生活的第二个月 – by Li Huijun

ICU的第一天,两个定在5:30的手机就神奇的都没有响,但是我居然自己在5:35醒来了,估计是上个月每天5点起床已经成了习惯,然后才发现原来两个闹钟都定在了下午5:30……第一天总算是没有迟到。相比病房,ICU的工作时间比较固定,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7点,早晚各一次交班。第一年我们只需要上白班,第二年和第三年才会有夜班,所以第一年还算比较轻松。恰逢医院刚刚花了重金重新翻新了ICU,所以一切都是全新的。由于ICU号称CriticalCare(危重护理),所以不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都充分的体现了“Critical”的理念。整个ICU其实只有19张病床,但是几乎占了半层楼的面积,所有的病床都是独立病房,面积堪比汉庭大床房

bf638deagw1eve3ezomabj20o108hta4

bf638deagw1eve3awcs6bj20fm0bn0t3

住院医生活的第一个月 – by Li Huijun

Li Huijun2012年加入SHUG讨论组,2013-2014 SHUG精讲基础课讲师,2013秋季基础课课程总监,申请的是Internal Medicine,获得3个面试,2015年成功NRMP match   一眨眼第一个月居然就这过去了,第一个轮转也在今天正式结束,时间总是这样,往前看觉得漫无边际,回头看才发现天涯也不过就在咫尺。总之,一切还算顺利。   这个月里我终于完成了我多年想要却没能完成的一个目标,那就是“早睡早起”。每天早上五点我就得起床,扎扎实实的吃过早饭之后(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今天的午餐在哪里),就开车上路了,清早车少人少,三十分钟一路高速到达医院,6:30打开EPIC(电子病历系统)正式开始工作。这个月的两位AMG senior(如我之前所说PGY2,3统称senior)非常的好,特别是第三年的senior,经常在问我觉得工作量是否能够接受,是否能够学到东西。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天上班他只让管了两个病人(但是那天还是焦头烂额),然后每天递增一个,最后就一直保持在每天5到6个的工作量。其实现在想想这个工作量不算大,纽约的小伙伴们号称第一天开始就每天管十个病人


住院医生活的第负一个月——by Huijun Li

之前每当有人想我询问考U事宜的时候,我都会说这么一句话“考U的终点不仅仅是一门考试,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弄明白这种生活方式到底适不适合自己非常重要。”但其实现在想想,当时自己对于这种“生活方式”最多也只能算是隔岸观火。由于年轻一代的考U群体越来越大,和老一辈CMG相比,我们在住院医生活之前,对于美国生活的了解可能都是很有限的。现在终于有机会自己来体会了,希望我能用文字,尽可能多的把住院医的生活从各个方面刻画出来,让更多正在准备走这条路,或者已经在路上的朋友有更加直观的认识。希望我每个月都能有时间写点东西,和大家一起共勉。


我的match故事-Huijun Li

Li Huijun让我给他的卖经写前言果然是传说中的群主啊,卖经都要有前言我也算见证了他整个考U到Match的过程吧那就把五千字的卖经发给我看看先一千字,两千字,三千字……最后的致谢部分我终于出现了25个字,加一个句号…… …… 玩笑归玩笑,我确实见证了Li Huijun同学从考U到Match的整个过程。12年我的第一次公开讲课也是他第一次下决心准备考U;我从美国实习回来发现SHUG已经在他的祸害下从最学术小组变成了最八卦小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考完Step1加入种SHUG的队伍,两个赋闲在家的待业青年组成了黄金宣讲组合,不知道为此耽误的复习CK的时间与锻炄时间与锻炼的口才和能力相比benefit verses risk ratio如何。还好你最终凭借城墙一样厚的脸皮成功Match了,相信过去的经历都是财富吧。 最近看了这么多卖经,加上我组每个人的故事,慢慢发现每个选择考U并且坚持到底的人都是一个传奇。本科毕业脱下军装选择出国,这件事情需要多么坚定的决心和破釜沉舟的勇气,我一直无法想象。抱着不算完美的package(Step1 230+,Step2 220+,CS Frist Pass,USCE 4m)等面试的焦虑我能体会,但是给申请的项目一个一个打电话这种事情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也做不出的。以前一直觉得我的Match经历太非主流,对大家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现在才明白自己大错特错。就


CIS小感—-CS exp in Chicago by 李惠君

拿到成绩单的瞬间先被三条bar震惊了,如果只看bars,我以为我挂了,最后确认了好几次才发现上面都是pass,这才松了一口气。CIS(communication and interpersonal skill ,病人对你的感觉)加了星,ICE(intefrated clinical encounter,病历写的怎么样,诊断检查是否合理 )已经都到了boardline的左边,SEP (spoken English proficiency)也just so so,不知道这个pass是不是病人被我的演技打动了……不过至少还是过了,而且也还有颗星,也算是为CS考试画上了一个句号。由于ICE和SEP实在一般,相当于自行去除了干扰因素,可以作为CIS的一篇单独研究……如果能对大家有所启发,也算是有点贡献啦。(技术宅可以跳过前面直接看tips)

Screen Shot 2014-06-19 at 11.22.3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