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笔&分析


毕业生申请USCE (内科)- 叶枫

前言   有一些毕业生告诉我,毕业了以后`考U非常吃亏,没有hands-on clinical experiences,再高的分数也很难match上。然而,Match是一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过程,即使是公认的的影响Match最重要因素:分数、毕业年限、US Clinical Experiences(Hands-on vs. Hands-off)、推荐信质量和Connection,也会因为个人素质和际遇的不同出现,使package看似类似的人,出现大相径庭的结果。USCE虽然在申请的时候会看到有个别项目要求必须是Hands-on Experiences,然而毕竟是少数。Observership做得好,可以在推荐信,Connection,以及对美国医疗体系的了解都会有长足的进步。


山姐院前急救服务——急诊室的故事(十一)

儿科荒完急救荒,接下来荒什么?   最近刷爆朋友圈的儿科医生荒之后,网上又出现了急救医生人才断档,无法晋升,青黄不接的讨论。加上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记者从机场被救护车拉到某医院延误病情的事件,作为美国急诊科(Emergency Medicine)住院医,我天天和院前急救打交道,希望跟大家介绍一下美国的EMS – 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也就是“院前急救系统”。虽国情有别,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首先,美国的救护车成员没有医生和护士,他们叫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 – EMT,中文翻译为急救医疗技师。根据培训时间的不同以及可以完成的操作不同分为三级:最基础的叫EMT-B,B代表基础,即基础急救医疗技师,他们可以做CPR(心肺复苏),用AED


山姐的年终总结——急诊室的故事(十)

我是个骗子。我让所有人觉得我的生活像美剧,要么阳光灿烂,要么跌宕起伏。   可我最近负能量满满,工作生活新鲜感越来越少,天气越来越冷,不想出门跑步,感恩节圣诞节大家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我自个儿在家看电影打游戏,偶尔看一眼手机也没人找我。急诊室的故事好久不更了,打开文档手指停在键盘上不知道要打些什么,干脆作罢。 2015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我做了些什么?学到些什么?变成自己想要变成的人了吗?所以又到了那个时间,要思考自己到底要什么,要Getting out of my comfort zone.     First, I am a doctor, I help people for a living. Half way through residency,越来越多的日常琐事和越来越少的新鲜感可能是让我觉得没什么可汇报的原因之一。


Being Senior – 急诊室的故事(九)

    2014年被美国托莱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ledo )医学中心录取为急诊科住院医师 大陆本科毕业直接进入美国急诊室行医的第一人 夏可的标志和传奇 住院医的日子已不按月计了,第二年转眼也过完了四分之一。26岁的生日在朝8晚11的马不停蹄中度过,开车回到家发现我的25岁还剩三分钟。过生日写总结的传统已经不知道丢到了哪里,那就让我来更新一下急诊室的故事吧。 在UTMC的急诊有新一年Intern的第一个轮转,我的排班整个月跟第三年住院医一起工作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急诊不像内科,Team里老幼尊卑没有非常严谨,大部分时间你都是自己在工作,只跟Attending汇报,但是当你是整个急诊室除了Attending之外最Senior的人的时候,这种感觉很不一样。有其他医生往急诊送病人或者从其他医院转诊的电话Attending会让你接,院前急救EMS的Radio report Charge Nurse会让你去听,整个ED跟你一起工作的学生,EDintern, Off-service intern有问题都回来问你,and you are supposed to know the answer,你说什么他们都相信……没事儿的时候还要想着给医学生们来个小讲课,教教他们有趣的case或者床旁超声神马的。有Procedure你也不再是第一优先了,要让给学生,让给Intern… 


住院医生活的第三个月——by Li Huijun

Li Huijun 2012年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 现为宾夕法尼亚州 The Wright Center内科住院医    这个月来到了门诊,也就是和住院病人(inpatient)对应的outpatient。最直观的不同,和整个医院的活动范围相比,每天在门诊要走的路要相对少很多;着装一定要衬衣领带皮鞋,少一样主治都有可能说你今天着装太随便了,不够职业……我在的诊所是我们项目最大也是最忙的一个诊所,每天会有十几个住院医,4-5个主治一起工作。美国的门诊和住院病房一般是分开的,虽然也有像国内,门诊就在医院里的,但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都是以个人开业,或者以医生集团一起开业的诊所,分布在城市的各个地方。一个医生,到几个甚至十几个医生都能开业。不过就是再小的诊所,除了医生,也一定会有其他工作人员

640--535-285-

d3hfZm10PWpwZWcraHR0cDovL21wLndlaXhpbi5xcS5jb20vcz9fX2Jpej1Nak01TVRNMk5USTFNUT09Jm1pZD0yMTA4NjYyMzMmaWR4PTEmc249NmM2OTU5NjFiMGIyYTJlZTc5NmMwOGFlZTcxZDExNjc=

浅谈赴日行医的可行性 —— by Zhiming

Zhiming——SHUG小帅哥,颜值担当,精通日语,高分通过USMLE Step1,资深SHUG金牌课程讲师     首先,作为外国医学生如何能拿到日本的行医执照? 1 – (最基本的)读医学院(仅限医学本科),毕业就可以考。 2 – 国内毕业,考取执照。 日本官方对于外国医学生考取执照的资格认定情况 (官方信息准确可靠)   http://www.mhlw.go.jp/topics/2012/05/tp0525-01.html 简短翻译如下申请考试者需要审核(网上审核加面审)。 1 – 审查对象:外国医学院毕业+医师执照 2 – 审查方法:审查结果为三类 (1)可直接参加医师国家考试 (2)需要先参加预备考试 (3)没资格 具体审核阶段时间顺序无需翻译,大家具备中文功底都能看懂。   下面稍微说说(1)(2)的区别。   首先看“医学校の教育年限及び履修時間”这个主要看你的医学本科是几年制。   对于(1)一般都需要长学制,这里强调的是6年及以上,6、7、8年制都可以


Second Year Starts – 急诊室的故事(八) – by 高山

6月19日,Graduation Ceremony(住院医毕业典礼).     去年的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的自己,搭着别人的便车,第一次和program形形色色的人见面。今年的今天,白天在上7点到5点的班,临走之前决定为了一个Fracture reduction(骨折复位)多留了一个小时,处理掉手上的病人,开车回家换上漂亮的裙子,匆匆洗把脸涂个口红,马不停蹄去赴宴。在典礼中,我看着台上台下熟悉的身影,几个略显局促的新intern(住院医第一年),发现已经不能再跟人介绍自己是First year了,不能再拿出“I’m an intern I don’t know nothing”的无辜脸做挡箭牌了。How time flies.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的目标,特别简单:Survive (生存)。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基本上完全陌生的工作。我只有比别人更努力才能跟上大家的步伐。

q

f401a9e766eb42235cae35ac5b1d0e9a

一名海外行医的八年制毕业生的反思 -by 高峥

高峥学长作为交大首届八年制直通车型医学生,时刻关注八年制医学生的教育现状和改革趋势。本文是根据高峥学长2015年7月在第五届全国八年制医学生论坛“卓越医师培养”主题讨论的演讲内容整理,经学长本人修改后与大家分享。   作者简介 高峥 –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2005级八年制毕业生,儿科博士 – 夏可医学(SHUG)培训课程核心创始人 – “医学界”杂志和网站特邀撰稿人   八年制就读期间曾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医学中心(UNMC)参加交流和实习。   2013年毕业后赴新加坡行医,目前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儿科住院医生,对医学教育、中外临床培训对比等问题有独到的见解。     1 国内八年制毕业生赴新加坡行医 新加坡卫生部自2011年起面向国内八所顶尖医学院校的八年制毕业生和部分七年制毕业生招聘公立医院的住院医生


美国执照到底有多值钱? – by Li Huijun

每次有朋友问我考U(USMLE)到底要花多少钱,我都会说“教育投资,一本万利”,主要是聊以自慰,当时自己的一本是已经投下去了,万利还在路上,虽然终究会来,但是这笔投入到底有多少呢?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算一算。为了让对考U完全不了解的朋友也能看懂这篇文章,相关的缩写和机构我们都会经行解释(但是很多名词由于国内没有对应机构和模式,所以没有对等的翻译,但我们会尽量做好注释,请大家见谅)   USMLE(United States Medical Licensing Examination)   美国执业医师考试,是每位外国医学生进入美国医疗系统必须通过的考试,包括了Step 1, Step 2, 以及Step 3。Step 1主要是对基础医学知识的考察,Step 2又分为临床技能CS(Clinical Skills), 临床知识CK(Clinical Knowledge),二者主要都侧重临床方面的考察。

a

bf638deagw1eve3ezomabj20o108hta4

住院医生活的第二个月 – by Li Huijun

ICU的第一天,两个定在5:30的手机就神奇的都没有响,但是我居然自己在5:35醒来了,估计是上个月每天5点起床已经成了习惯,然后才发现原来两个闹钟都定在了下午5:30……第一天总算是没有迟到。相比病房,ICU的工作时间比较固定,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7点,早晚各一次交班。第一年我们只需要上白班,第二年和第三年才会有夜班,所以第一年还算比较轻松。恰逢医院刚刚花了重金重新翻新了ICU,所以一切都是全新的。由于ICU号称CriticalCare(危重护理),所以不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都充分的体现了“Critical”的理念。整个ICU其实只有19张病床,但是几乎占了半层楼的面积,所有的病床都是独立病房,面积堪比汉庭大床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