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天普大学临床实习(干货满满!)- 张琛


作者:张琛,夏可SHUG讲师团成员

已完成Step1, Step2 CK/CS, 即将获得ECFMG认证。2016年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Temple University Hospital(天普大学)临床实习(Elective Clerkship)3个月,包括内分泌、肾内、心内科。

 

结尾有彩蛋!

 

在美国费城天普大学医院三个月的临床实习就这样结束了,六个小时之后就要启程回国, 今晚怎么也要好好写点东西。我还是少说一点有的没的,多来一点干货吧!这一篇经验分享主要给与我有类似背景的战友,希望我的经验和建议对大家之后赴美实习有所帮助。


(天普大学位于宾州费城,医学中心实力不俗,具体可参见美国医学院排名新榜单(完整版))

 

背景先说明一下。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国做实习,来之前 USMLE step one 和 step two CK 都考过了,由于今年毕业打算参加 match,来之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也很明确:1.熟悉美国医疗体系。2.通过实习进一步提高英文口语和专业知识。3.广泛交友,积累人脉。4.完成 USMLE step2 CS. 所以在操作上,这一次的实习对自己的要求总结一下就是:拼命!首先很感谢很多人的帮助,让我和贤贤这一次有三个月的时间(之后的同学由于人数增多等各种原因,这个项目的交流时间只能为两个月)。由于打算申请内科住院医项目,我这一次三个月分别选择了内分泌,心内科和肾内科。下面分别谈一下每个科室的感觉。

 

我很高兴选择了内分泌作为第一个科室,尽管之前已经把 USMLE 的两个考试完成,尽管听过无数的SHUG交流经验(如美国临床实习基本内功心法;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实习分享),但是当真的第一次来到美国的医疗环境下,一开始总有一点不习惯,内分泌轮转我主要在门诊,相对来说较为轻松!这样给了我更多的时间抓紧熟悉这个医疗系统,熟悉这家医院,当地文化等等一切较为陌生的东西。在内分泌门诊,我每周周一至周五的每个上下午都会跟着当时有门诊的主治,这让我几乎跟过内分泌科所有的主治,对于积累人脉具有比较好的帮助。轮转方式取决于说跟主治的习惯,大部分的主治会在病人来了之后让我先进去与病人进行交谈,收集病史和体格检查,有时候会让我在问病史的同时电脑里输入病史信息,结束之后出来跟主治汇报病史,修改病史,以及给出我对于诊断治疗等等的想法,提出我自己的问题,之后在跟主治一起进入房间,旁听主治和病人的交谈,期间主治也会问我问题,结束之后会再次解答我的疑问。

 

我个人觉得这样的一个模式让我这一个月学到了很多内分泌科知识和经验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我有机会跟病人进行交流和体格检查的练习,对于我英文口语的提高非常非常重要(学好医学专业英语与USMLE Step1备考分享)。刚开始的时候问病史每说一句话之前还要组织一下语言,随着不断地练习,自己会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淡定,也越来越敢跟病人开玩笑。有一个我觉得比较重要的建议想在这里提一下,由于英语不是第一语言,再加上环境不熟悉,刚开始的时候难免害羞,我个人觉得美国人民还是很友好的,尤其是对于陌生人,我在内分泌科最后一周的时候才遇到一个让我不开心的病人,其他的病人态度相当相当好。我在与病人交谈之前一般介绍自己是从中国来的交流生,要问他一些问题做一个体格检查,病人一般都不会拒绝,所以千万不要害羞!

 

我遇到的医生人都很好,他们知道语言肯定多多少少有一些障碍,接受的医学教育也有点不同,再加上还是交流生,一般不会给你太大的压力,个人认为这不是一件好事,我的建议是:在跟一个主治共事之前,一开始介绍自己的时候,告诉他你来这里的目的,表达希望他能够像用对美国第三年医学生一样的要求对待自己,一开始可能会自己觉得难受,当时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学到的东西超过自己的想象。另一点建议就是,我跟的主治很鼓励我做任何对于我有帮助的事情,所以但他们给你提供一些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比如我的这一次轮转并没有包括甲状腺超声,当时我跟主治混熟之后,我争取了一些做甲状腺超声以及活检助手的机会。

 

门诊的节奏就是一个病人接一个病人,因为所有病人都是提前预约的,节奏相对较慢,一个病人看个半个小时很正常,这就给了我更多的时间思考和提问,大部分的主治都是很乐于跟医学生讨论问题的,尤其是当你表现出足够的兴趣或者是他发现你的提问问到点上,你往往会给他留下比较好的印象,很多时候他们会当场打印一篇他们觉得好的文献或者是能够解答我问题的文献给我,然后第二天跟他们讨论。这是一个很好的展现自己的机会,因为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好好研究准备,这样的机会把握好了,会让自己在要推荐信的时候更有底气。内分泌科除了上下午的门诊时间,每天中午也都有学术活动。

 

周一读文献,往往是fellow 或者attending 将最新的文献拿出来跟分享讨论。周二病例讨论,过去一周有趣的,罕见的,有争议的病例拿出来集体讨论。周三内科大讲座,往往是从外院请来的大牛进行内科范围内的讲座。周四内分泌讲座,内分泌科室内部自己的讲座,主要是 fellow 制作 PPT,讲解一个内分泌专题,主治提问讨论。周五内分泌讲课,往往是一个主治给fellow,resident 和医学生进行内分泌的讲课。总而言之,就是永远没有时间吃中饭!一般我是上午的门诊往往刚结束,马上要跑到另一个地方,只能抓紧几分钟的时间食堂买一个沙拉,一遍听学术一遍吃东西(这个完全没有问题,大部分都是在听课的同时吃东西,一些讲座甚至附赠午餐!),吃完听完差不多下午的门诊时间就开始了,抓紧时间灌一杯咖啡开始干活。令我稍微感到轻松一点的是下午往往能够准点下班,因为最后一个病人看完很少超过六点钟,所以第一个月的实习几乎我都能在六点钟之前回家,虽然有的时候我会留下来查看一下明天病人的信息(因为都是预约好的!),然后回去查阅相关资料稍微多了解一点,第二天病人来的时候自己心里更有底,跟主治讨论也更有底。


(我和内分泌Fellow,印度裔的医师好多!)

再说一下那个让我伤心的病人,可能是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遇到的病人都很好,当我第一次被病人拒绝的时候,被狠狠地打击了一下,那个病人在我自我介绍完之后跟我说,她不想跟医学生聊,她的语气很委婉并表示歉意,于是我把主治找来,本来我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休息一下,当主治听到的时候开始各种安慰我,顿时各种感动眼泪差点掉下来。来了快一个月也算是体会了一把不一样的滋味,尽管来之前做好各种心理准备,但真正发生的时候,依旧各种心酸涌上头。内分泌的实习总体来说我觉得比较满意,虽然最后自我总结的时候觉得有很多地方可以做的更好,但是作为第一个科室也不想太逼自己。最后找了我最喜欢的两个主治要了两封推荐信,其中一个主治很认真的跟我说我以后一定要做一名分泌科医生并推荐了相关内分泌书籍给我看,给我的反馈也写得很棒。我跟所有的内分泌 fellow 也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其中一个今年马上要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当主治了,并嘱托我下次去巴尔地摩一定要去找她玩,还有一个 fellow 表示预定好明年春天来上海找我玩。在与人交流的方面,我个人觉得,印度人不像大家说的那么“坏”,拿出最真实的自己与人为善,认识很好的朋友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第二个科室是心内科。在心内科,我遇到了整个实习期间最棒的朋友们!心内科实习我在 general cardiology consult team,翻译过来有点别扭,普通心内科会诊团队。主要负责除了心衰之外的其他所有的心内科会诊。整个团队包括一个fellow,一个主治,可能有住院医或者医学生。一般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用最常见的胸痛举例。某个科室住院病人或者急诊刚来的病人,突然胸痛查肌钙蛋白增高,怀疑心肌损伤,他们通过一个系统发出会诊请求,fellow接到信息会电话过去获得一个简要的背景,然后告诉我病人的位置和信息,我通过病史系统查询病人的信息以及获取相关实验室或者影像学检查结果,然后找到病人询问病人和体格检查。结束之后,fellow 自己再跟病人交流和体检,然后开始跟我讨论,我会向他汇报病史(刚开始的时候,之后熟悉了就不跟 fellow 汇报直接讨论)并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后跟他讨论,下午的时候,主治跟我们一起把所有的会诊一起进行查房,我负责的病人由我向主治汇报病史,期间 fellow 会进行补充,然后主治会问我一些问题,然后进行一下教学,之后一起再去看病人,然后他会告诉我们他的想法,并跟我们讨论。

 

个人觉得这个会诊实习,对我的基础知识要求非常高,一大堆的鉴别诊断,各种临床指南,心电图,心彩超,心脏导管术。第一周我发现我的心内科有太多的东西跟不上,很多东西在国内接触不多,换成英文更加有点蒙,让我庆幸的是 fellow 特别给力,无微不至的关照让我压力小很多,给了我缓冲的时间。由于这一个team 每天有太多的会诊,经常需要忙到晚上七八点,如果说内分泌的中午还能在学术时间随意吃一个沙拉,心内科完全没饭点,好几次 fellow 看不下去了硬要我去吃点东西,大多数时候忙到我们俩都没吃饭,低血糖了然后他从冰箱里面拿果汁。基础知识不够,每天极为忙碌的安排,我每天很晚到家之后还需要花很多时间读文献,补充基础知识,心内科前两周每天都感觉忙到天昏地暗,每次感到绝望的时候,晚上睡前掉几滴眼泪,想想 fellow比我更辛苦,他还要承受来自主治的压力(主治对于医学生往往不会要求太高,对 fellow 完全不一样!),第二天便更早到科室,更加努力地干活。


(超棒的心内Fellow!)

很高兴的是,第二周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比较熟练地用英文读心彩超图像,鉴别诊断也有了很大的进步,看过各种病人之后,自己也能说出一些东西甚至自己的想法,感觉半个月的辛苦全部值回来。之后我们团队来了一个天普本校的第三年医学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跟一个美国医学生一起共事,真的比较紧张。由于之前没有经验,对于他们第三年同学水平也没有一个比较好的把握。观察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他是一个超级棒的同事,不会像传说中美国医学生的那么competitive,也不会抢掉所有的机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还会来找我求助,一点也不像之前听过的美国医学生的各种各种,很自然地我们成为了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更巧的是,那时他正在准备CS,并且即将要考,知道我也在准备积极拉着我一起练习,分享他的经验并且给我极大的鼓励和帮助。有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的这些人都是超级好的人,之后的实习也变的欢乐起来,毕竟多了一个人帮忙,大家任务都轻一些了,多一个搞怪的人欢乐更多。结束的时候他很认真地跟我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留到 temple 做住院医,得知我没有 temple 纪念衫还特意跑出去买了一件送给我,能遇上这样的朋友,是另一种幸福。

(与Temple三年级医学生)

心内科的实习依旧在忙碌中结束,由于之前自己觉得表现不够好,最后只向最后一个主治要了一封推荐信,主治很开心地跟我说表现得很好,到时候一定帮我写。更感动的是,跟了一个月的 fellow 也是各种不舍,他最后给我的反馈说他觉得我对自己要求太高,压力过大,他告诉我在这一个轮转里我比绝大多数的四年级医学生要做得更好,这大概是整个实习期间最大的一个鼓励了吧!一个很重要的建议:跟所有与你工作过的人要反馈!不管是主治还是 fellow 还是住院医甚至是医学生或者护士,大家一般不会拒绝。每次结束跟一个人的合作,我基本都会问一下他们的建议,我觉得我收获了很多非常重要的信息,让自己变得更好。

 

有了前两个科室的历练,最后一个肾内科原本以为会轻松一些,事实总跟理想不一样。肾内科的 service 是在 acute consult team,处理所有急性肾损伤的会诊。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个科室表现起来自在了很多,也正是由于看起来自在了一些,主治们的要求变得更加严格。主治S 是一个很亲和的小老头,见到我的第一件事问我认不认识 Xi 姐(去年 Xi 姐跟过他实习),很巧我还真认识,顿时关系就拉近好多(祝 Xi 姐在新加坡万事如意!)(我在美国医院实习的日子——王淅)。主治 S 是一个很喜欢问问题很喜欢教学的人,不管是不是我汇报病史,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想到什么问我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他一个我感觉六七十岁的人了居然在考大内科certificate(专科医生只需要考他们自己专科的考试就行,当时主治 S 花了好长时间通过了大内科考试),于是趁着刚考完试,各种内科问题一堆一堆地问我。我要是答得不好,跟我说晚上回去看文献,明天跟他讨论。

 

我记得一个当时有一个可卡因过量导致横纹肌溶解的病人,一堆问题丢过来没回答好,要我第二天跟他讨论横纹肌溶解。紧张的我那天硬生生把 uptodate 上各个要点全部背下来,第二天才顺利过关,虽然觉得有点压力,但是毕竟自己还是学到了。后来主治 S家里出了一些事情临时走了。新的主治 J,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长辈。毕竟是哈佛毕业的,对一切东西都要求高,他是一个特别棒的人,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认真对待患者,教学也很严谨,相当严谨!他完全不把我当外国医学生对待,完全不考虑英文是第二语言,对此我表示很高兴,一切都是严格要求!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汇报过无数遍病史了,应该没有什么很大的问题,结果在我跟他的最后一天,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我们看完所有的病人,他把我叫到会议室,要我把我当时手上的四个病人全部重新汇报一遍!!!要求用最少的单词表达最准确的意思!所有的实验室检查数据也不能看笔记!很明显我做得不够好,他居然一遍一遍示范汇报给我听,而且他神一般地记住了所有的数据!他告诉我老一辈的医生们都是用很严谨的方式汇报病史,他觉得我的内科基础相当好,英文也完全没问题,需要对这种细节引起足够的重视,以后如果在美国做住院医,不要成为一个平均水平的住院医!他在我的评价表里扣掉一分,在评语里给了非常高的肯定,同时也认真的告诉我需要更加多的练习,并且推荐书籍!

 

当然他很开心地答应给我写推荐信,而且催着我把 CV 发给他,他才能写一封比较好的推荐信。无比庆幸更够遇到他,如果有下次,我一定会变得更好。由于我们这个团队负责急性肾损伤,所以对于尿常规分析要求比较好,一般都由我们自己当场取样本自己做,所以我争取所有尿常规检查的工作,算是一点体力活,让自己更加繁忙,也多了一个跟患者沟通以及跟主治表现自己的机会。最后主治 J 给我的反馈里写到我的 UA 水平比 90%以上的住院医都要好,多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肯定。由于有了之前心内科的考验,肾内科尽管无比繁忙但是我一点也没觉得压力有多大,几乎每天都是晚上七点以后下班,对此我也已经习惯。可以看出美国的医生一点也不比国内轻松,不过对于这种重质不重量的方式,我还是更喜欢。我觉得比较需要注意的点:尽可能多的争取表现自己的机会,更努力地工作,注重细节精益求精,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整个实习我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来之前给自己提的要求也基本做到了!受心内科 fellow 们的大力推荐,我也有幸跟temple 住院医项目 program director 进行了一次愉快的聊天,他们希望今年我申请住院医之前一定要跟他们联系!昨天也考完了CS,费城考点确实不怎么样,要感谢 M3 同学,台湾小哥,各个 fellow 以及 SHUG 组员们的帮助复习,老天保佑我一定要过啊!特别感谢王老师给我们创造的这一次机会以及给与的各种帮助!我很有幸在医院遇到很多次,最后的临别她还请我和贤贤大吃了一顿,希望下半年有机会能够再度拜访!另外感谢医学院的老师们在项目申请的过程中也给予了很大的帮助。还要感谢夏可SHUG 的小伙伴们(惠君学长请吃饭哟~,他写过两篇阅读过万的美国行医之路精品文章,戳右边我的match故事-Huijun Li;美国执照到底有多值钱?)!有大家的各种鼓励帮助和支持真好!最后特别感谢一同赴美的贤贤,给我在生活上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每天晚上很晚回来还能吃到他给我带的饭!让我有更多时间更加专注。希望我的经验能够帮助到大家!希望所有在路上奋斗着的人们能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美好结局!


(这就是彩蛋!帅气的惠君学长!嘿嘿~)

 

 

张琛
2016.5.5 凌晨于费城

夏可医学
Shanghai USMLE Group
2009年成立于上海,致力于在中国大陆医学生中推广美国执业医师考试(USMLE),引入国际先进的医学培训理念及推动国内医学教育改革。夏可医学团队中每年均有多位成员赴美、新参加临床临床实习及住院医培训,并与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合作开设公益性医学英语课程及海外实习培训。
联系我们
微信公众号: xiakeyixue
人人网主页: 夏可SHUG
新浪微博:夏可医学SHUG
Email: ShanghaiUSMLE@163.com
Website:www.ShanghaiUSMLE.org
——————————————————
SHUG is dedicated to continuously promoting world-class medical education in Chin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