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医生活的第一个月 – by Li Huijun


Li Huijun2012年加入SHUG讨论组,2013-2014 SHUG精讲基础课讲师,2013秋季基础课课程总监,申请的是Internal Medicine,获得3个面试,2015年成功NRMP match

 

一眨眼第一个月居然就这过去了,第一个轮转也在今天正式结束,时间总是这样,往前看觉得漫无边际,回头看才发现天涯也不过就在咫尺。总之,一切还算顺利。

 

这个月里我终于完成了我多年想要却没能完成的一个目标,那就是“早睡早起”。每天早上五点我就得起床,扎扎实实的吃过早饭之后(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今天的午餐在哪里),就开车上路了,清早车少人少,三十分钟一路高速到达医院,6:30打开EPIC(电子病历系统)正式开始工作。这个月的两位AMG senior(如我之前所说PGY2,3统称senior)非常的好,特别是第三年的senior,经常在问我觉得工作量是否能够接受,是否能够学到东西。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天上班他只让管了两个病人(但是那天还是焦头烂额),然后每天递增一个,最后就一直保持在每天5到6个的工作量。其实现在想想这个工作量不算大,纽约的小伙伴们号称第一天开始就每天管十个病人,但前两周我觉得我的大脑都几乎都处于信息过载的节奏,真心佩服他们。这可能也是真正住院医生活和之前实习见习不同的地方,最贴切的描述就如同IMAX电影每次开场前的宣传片,“see a movie or be part of one ”, 你会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在看电影了,而是开始演电影了,而且不论你自己觉得你演的多差,你都要厚着脸皮继续演下去。所以不论是看病人,写病历,还是叫会诊,senior毫无疑问都会帮你,但是自己还是最重要的实施者。

 

本来我以为我们发了电话,就不发Pager(这个就不翻译了吧,难道要说寻呼机嘛……)了,结果发现这个医院居然还有call机,上班第一天就先发了这个。

 

bf638deagw1eve3awcs6bj20fm0bn0t3

 

我以前看美剧House的时候,百思不得其解,都啥年代了,直接打电话说不就完了,为啥还用呼机呢?但是真用了call机之后,我立刻深深的爱上了这种神奇的通讯方式,他的工作原理和上世纪90年代的寻呼机一模一样,但是发送终端都是电脑,可以根据医生的姓名检索,也可以根据各个科室值班的排班检索(方便会诊),然后就如同发短信息一样,把信息从电脑发到对方的呼机上,然后对方再根据你留的号码打回去。主要的好处除了挂在腰间彰显90年代复古土豪风以外,最重要的是他有时间让你思考,明白对方到底是要和你讨论什么问题,你可以有时间打开病例先看一看,然后再给对方打回去。避免了直接用手机联系时,对方已经开始开始说事了,你还一点准备都没有,然后大家还要一起在线等着对方跟上你的思路。

 

这个月都是在大内科病房,我的工作流程一般是每天早上一去了先从电脑看看病人的隔夜情况,生命体征是否正常,实验室结果如何,有没有新的会诊意见回来。如果是新病人,就要熟悉一下病史,想想一会怎么给主治(关于attending这个概念,熟悉美国医疗制度的同学都知道,此主治非彼主治,美国没有副主任医师,以及主任医师这种职称)汇报病史。然后有时间赶快去看看病人,然后就得赶快去参加IDT round了。简单说一下IDT,IDT的全程是Interdisciplinary team(原来我又翻译不能了,我其实很不喜欢中英混杂的说话和写作方式,虽然我已经尽力避免……各位看官见谅),其实类似于国内的早教班,医生护士欢聚一堂,由护士汇报病人隔夜情况,但是不同的是美国还会有临床药师,营养师,以及case manager(继续翻译不能,因为国内没有对等职业)的参与,大家一起确定病人今天的治疗方案。这里我又不得不说说case manager了,以前实习见习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职业,他们到底在干嘛。现在对于她们的崇拜犹如涛涛江水,case manager大部分由年资比较高的注册护士(RN)担任,上知病人肌酐今天要降到多少了,下知周围各个rehab,nursing home,home health(翻译能力已丧失)怎么联系,什么检查保险公司给报,堪称病房老娘舅,告诉X床你今天得出院了,XX床你还不能出院。当然啦,主要的医疗决策还是由医生提供,case manager更像是复杂美国医保体系的解读者,指导病人出院之后该去哪(我曾经向senior表示过对于case manager职位的困惑,senior惊讶的说,你们没有case manager,那你们怎么知道病人出院以后该去呢啊?我说,我们的病人只用两种状态,住院和回家……)。医院在医疗系统中只是其中的一环,院前和院后还有庞大的机构,我刚才提到的那几个机构都是病人可能的去向,出院回家的病人,只是出院病人中的一部分。由于这个系统和国内很不相同,我也在继续了解和学习之中,未来有机会和大家继续细说。

 

IDT之后就开始查房了,各个主治的风格很不相同,有些主治属于“有事早朝,无事退朝”风格,查完房坐下了再好好讲今天重要的知识点。有些主治就是浓浓的的学院风,所有病人必须SOAP(美国汇报病史的一般格式S:Subjective病人的主观感受; O: Objective实验室,影像学等客观检查; A: Assessment 对病人的评估; P: Plan 治疗计划)一遍。这部分是一开始我觉得最挑战的,其实现在还是,以前给主治汇报病史,也就一个病例,而且可以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准备,现在每天都得汇报五六个病例,而且都是基本上没啥准备时间就得汇报了。而且在Senior行云流水般汇报的衬托下,愈发觉得自己的病史汇报简直渣爆了。有时候即便自己觉得差不多准备的很全面了,但是主治总是能问到你没看到的检查或者治疗。不过,好消息是,我确信这部分是可以练出来的,这个月结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近有了很大的进步。其实各个方面都是这样的,intern的好处就是大家都知道你是intern,大家本来就没指望你能啥都知道,所以会允许你犯错,允许你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你的senior会帮你,主治会教你,包括护士都会告诉你什么该怎么做,开始的几周让我觉得自己每天都能做一些前两天我还不能做的事,这让我觉得做intern真是无比幸福,慢慢安全感的犹如在妈妈的襁褓里一般。查房一般能查到下午两点,最长的一次居然查了八个小时,让我顿时怀疑其他人是不是都是核能驱动,他们真的不饿吗?不过这种情况也就一次,大部分时候我们还是能在三点以前吃到饭的。

 

除此之外,这个月我还在快速反应小组(这个翻译也真是神奇Rapid response team,我们一般叫RRT)里,凡是有Code Blue(心肺骤停事件,也有医院叫Code44),或者RRT call(任何病人生命体征稳的情况,比如心动过速,血压骤降,或者说任何人有此类情况,有一次就是病人家属突发晕厥),我们都要去run code(可以理解为去对此事件作出处理), 当然啦,除了内科住院医会去,内科on call(值班)主治,外科,麻醉都会赶去。其场景和美剧基本一样,广播突然说:“rapid response team, XXX”, 然后大家再开始一起“机叫”,看完呼机立刻伴着随风摆动的白大衣下摆,潇洒的快步赶到病房,然后在一遍袖手旁观……

 

bf638deagw1eve3b592eyj20fm08paa9bf638deagw1eve3bat0iqj20fm08pwem

 

因为主要都是第三年住院医在run,如果情况很严重的话主治来了之后会接管场面,如果还可以的话,主治会配合住院医处理情况,让住院医学会如何应对这种情况。除了看以外,如果是我的病人,我会配合主治一起抢救,知道把病人情况稳定,或者陪病人转到ICU,有时候也会在旁边帮忙下医嘱,每逢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压力巨大,因为主治可能会一下会给你说好几个口头医嘱,如果不能及时下好,马上就会有新的医嘱过来,同时有时候还要叫其他科的主治过来会诊,根本没有时间让你思考和犯错。在最后一周我也独立主持了自己的第一个code,虽然这不是第一年的要求,但是刚好是我的病人,且senior已经先下班了,且情况也不是很严重,所以我有机会体验了一次。我只能说,太有成就感了(抢不回来就另说了),发自肺腑的明白了山姐为啥那么喜欢急诊。(”I am Dr LI from IM, I am going to run this code, what happened? “护士会说”%&^^*%&^$ “,然后推来Crash cart. ”OK I see. Please give me a non-rebreathe, take a finger stick and manual BP……然后大家就你说的去做了)。

 

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这样,想说的还有很多,但是慢慢来吧,每天最放松的时候就是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每天大概在六点到七点半左右下班,),在夕阳的掩映下,打开车窗,伴着快把人吹面瘫的清风,一路向北,回家睡觉。

 

好了,第一个rotation就到这啦,下个月ICU,我现在能想到最开心的事就是,我每天可以穿洗手衣(scrab)上班了~~下个月见

 

July 26, 20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