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医生活的第负一个月——by Huijun Li


之前每当有人想我询问考U事宜的时候,我都会说这么一句话“考U的终点不仅仅是一门考试,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弄明白这种生活方式到底适不适合自己非常重要。”但其实现在想想,当时自己对于这种“生活方式”最多也只能算是隔岸观火。由于年轻一代的考U群体越来越大,和老一辈CMG相比,我们在住院医生活之前,对于美国生活的了解可能都是很有限的。现在终于有机会自己来体会了,希望我能用文字,尽可能多的把住院医的生活从各个方面刻画出来,让更多正在准备走这条路,或者已经在路上的朋友有更加直观的认识。希望我每个月都能有时间写点东西,和大家一起共勉。


6月1号下午,我飞抵芝加哥。之前大家有过很多对于J和H签证的对比,但是有一点大家一般不怎么提及,那就是J可以在工作开始前(即7月1号),提前30天入境,H只能提前10天入境。所以我几乎是在能入境的第一时间就踏上的美国的国土。重返芝加哥,只觉百感交集,Match之前芝加哥是我在美国生活最久的城市,但是本以为是归人的地方,终究发现自己原来也只是过客。匆匆停留之后,就转机去了未来我三年都要生活的地方,Scranton。

 

说起这个城市,大家基本上都不知道在哪。所以我在很多时候我都只是说我在宾州小城,说实在的,我在面试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个地方,知道美国朋友告诉我现在的副总统切尼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我才对这个城市有了一点概念。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地方,Scranton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西北部,人口只有几万,以前以煤矿为主要工业,由于近几年煤炭的重要性逐渐下降,所以整个城市都带着一点淡淡的后工业时代的衰败感。白人占了总人口的百分之90左右,在街上基本上很难看到亚裔,所以周围也没有中国超市,几家中餐馆也是美式中餐馆,华人在这里是绝对的少数名族。所以整个的文化氛围也是传统的美国文化,从汽车就能看出来,一般文化融合比较好的地方,比如芝加哥纽约,汽车的品牌也比较多样,但是这里基本上美国车绝对占了绝大多数,而且大部分都是全时四驱的SUV或者美式皮卡,因为和中部大平原不同,宾州西北部都已山地为主,整个城市都是依山势而建,45度左右的坡度都屡见不鲜,而且冬天还会有大量的降雪,所以马力强劲,动力十足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和剽悍的“车风”,民风显得很是淳朴,去年面试的时候就发现大家的生活节奏很慢,大家都很乐于和你交谈。这次来了之后更是发现如此。举个简单的例子,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叫到Uber(打车软件)的芝加哥不同, Uber 在这里才刚刚兴起,刚来的时候一个Uber司机告诉我,全城只有6个UBer司机;又问了另一个,他说,“才不是呢,我们明明有8个……”所以叫了几次uber之后,基本我就是都认识他们了,最后我的驾照考试甚至都是一个Uber司机把他的车借给了我去考的(考驾照的经历也是跌宕起伏,此处省去500字……)。

 

我的公寓位于半山腰,旁边就是一个漂亮的大湖,可谓移山傍水,亲近自然,但是对于没有车的人来说,有点寸步难行的。我来的第一天就买了一辆自行车,从家骑到downtown(市中心),只需要15分钟左右,一路下坡风驰电掣,只觉得耳边风声四起。但是回家的时候,没有一个小时,且弄得满头大汗,基本上是回不了家的。既然是小城,公共交通也可想而知,家门口虽然也有公交,但是1个小时1班。由于美国的公路网络非常发达,对于小城市来说,出门基本上就能上高速,地图上开车几分钟的地方,走路都要一个小时,十几分钟的地方基本上就是走路已经不能及的地方了。公寓不带家具,所以一切家具都是自己纯手工组装。从第一天晚上没水没电,到初有家的模样,自己建设家的满足感油然而生。除了建设小家,其余就是完成各种paper work了,申请SSN(社保号码),银行账户,考驾照,完成项目的paperwork。 此外,对于医生来说,我们还需要申请一个叫NPI(National Provider Identifier)的号码,这是美国所有医务工作者的唯一终身编号,医院开出的每一瓶药物上都会有这个号码,也就是说可以通过这个号码,精确的找到他的处方医生。

 

6月20号,第三年住院医毕业典礼,我们也受邀参加,虽然还有一个礼拜才是Intern(此处的intern并不是传统认为的“实习生”,美国住院医系统里一般把第一年住院医叫做Intern,第二第三年统称为Senior,所以实习医生格雷,之所以被翻译成“实习”医生,就是从Intern这个词而来,其实最开始的时间设定就是他们的住院医第一年),但是想想三年之后,自己也会走上红毯,不由觉得似乎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去会挥霍了。之后,项目的Orientation(我喜欢习惯的把他翻译成岗前培训)正式开始,发现我们今年一共居然有30个住院医,AMG占了三分之一左右,印巴兄弟三分之一,其余就是世界各地区医学生,会讲中文的住院医一共居然有5个人,从ABC到Taiwan MG,再到CMG,顿时让我觉得大中华势力正在不断崛起。和很多以医院为依托的项目不同,我们项目并不隶属任何一个医院,而是隶属于一个大型的医生集团,这种独特的组织方式是我在其他项目里没有见过的。我们项目的隶属机构向整个宾夕法尼亚西北部的医疗机构提供医生和医疗服务,我们并没有医疗实体(比如医院或者诊所),但是周边的医疗机构都是我们的轮转医院。在三年中,我们需要在六所综合医院,还包括一所VA医院(Veteran Hospital,类似于美国的部队医院),以及四个诊所中的两个经行轮转,绝对的多点执业(所以我们有好几套badge(胸卡),等发全了一定拍出来让大家看看)。这样的好处就是我们更够熟练掌握各种电子病历系统的应用(病历系统就五套),了解各类医院的工作方式,毕业之后在其他任何地方工作都很容易上手。当然了,缺点也显而易见,就是我们很难像单一医院的项目,深刻的了解某一个医院,而且由于医院分散,开30分钟高速去上班属于家常便饭。在整个Orientation期间,项目组织了各种各样增强团队精神的活动(做游戏,野餐,大家一起画油画……),确保大家都能尽快的认识每一个人。然后就是一个个医院相关注意事项的lecture,无穷无尽的paperwork(从match到现在,我们签的各种文件绝对已经超过了100种,基本上什么东西都要签知情同意,还有保险,税务等这种我完全不能理解的材料)。另外我们项目没用采用pager(传呼机系统),而是直接发了手机,IT表示“虽然这手机是话费和流量全面都是无限的,但是大家也悠着点,别太过了。以前每年大家都抱怨为什么不给我们发苹果,今年给你们发了苹果,看你们还能抱怨什么……”

 

一个多星期Orintation匆匆而过,这一周内大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Iis really confused!”(这个太诡异了),不光IMG这样,AMG也一样(顿时IMG们松了好大一口气)。Senior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I know it is confused, but we will cover”(我知道这个很诡异,但是我们会帮你的)。大家在不断的自我怀疑和重新建立自信的轮回中度过了这一周多的间。明天就要正式开始住院医生活了,自己的第一个rotation从floor(病房)开始,现在内心还是非常忐忑的。最后借用PD同志在迎新致辞上的结语,“我知道住院医的生活非常辛苦,但是如果你问每一位主治,他们是否愿意回到住院医生活,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

 

It will be a long year for me, but I think I am gonna be fine!

 

June 30, 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