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 CS考经拖延症晚期患者的自白


考试时间 2014年3月20日

 

考试地点 芝加哥考场

 

CS kaplan 5天班: 纽瓦克

 

考试用书:First Aid Step 2 CS

 

我第一次对整个CS考试规程和要求的了解,是通过SHUG @gssarah_SHUG去年的讲座,讲座过程中,还过了一回SP的瘾。因为当时在准备CK所以听过就算了。

 

2013年11月考完CK以后,开始正视准备CS这个问题。我当时做了三件事:

 

1)参加了SHUG的CS小组,每周活动一次。山姐坐镇指挥,我们操练。刚去的时候,晨哥他们已经准备的不错了,我都是硬着头皮上阵。记得第一次敲了门进去,不知道说什么,默默的又走了出去。大家笑了好久……

回安徽老家以后,我们小组转战Skype,针对中国人头疼的发音问题,和各种套路模板,我们用最土的办法-读书,重点训练。虽然没看书,自己套路已经形成了。

 

但是除了小组活动以外,我也没看书,而且去小组的绝大部分理由是为了练完CS以后和大家吃喝玩乐,还有去楼下的Step 1讨论组看看璨璨:P

 

2)通过BUG报名了2月5号纽瓦克的CS班,虽然巨贵无比,但是想到挂了的成本太高,而且还有8折的优惠,还是咬牙报了名。

 

3)以前有去美国实习的经历,对自己的口语也很有信心。但是有一点担心就是,我觉得我说英语的时候非常的难受。Not myself~说出来的话,不能代表自己的人格,自己的想法,这虽然和语言不熟练有一定的问题,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心理障碍,我相信很多同学跟我有类似的问题。

 

为此,我找到了Mr. James Tremont。James是生长在加州的美国人,在上海生活了五年,他发现很多英语说得很好的中国人去了美国以后,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交流问题。他希望自己的项目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听了他对自己项目的定位以后,我们彼此都觉得非常合适,于是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训练。James除了有教授语言的经验,还做过meditation, health care counseling,有各种各样的奇招。比如,他当SP我当医生,用英语做encounter然后录像;之后再用汉语(是的,他会说汉语)做encounter,然后录像。然后分析我的body language, frequency, pitch等等,然后我会惊讶的发现,我说英语的时候真是各种不自然,各种坏习惯。

 

另外,和我以前所熟悉的外教不同。James is very analytical and smart. 他不会一直说太棒了太棒了,鼓励你,让虚伪的自信心爆棚。他会非常实际的指出我的各种问题,加以分析。前期我每天上完课都是垂头丧气的,感觉像小时候上钢琴课一样。不过我不喜欢虚假的表扬,因为我知道自己口语足够好,不需要build up confidence,我需要有一个母语是英语的人客观的指出我的问题,帮我改正。直到最后一次上课,我问了他一次病史,完了之后他说,非常棒!从他那里来之不易的表扬,让我非常开心。

 

总之,这两个月虽然短暂,但是收获巨大。当我来到美国每天说英语的时候,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

 

后来,James被我拉去CS小组一次。结果终于发现AMG不会挂的原因了,语言自然不在话下。那些中国学生最怵的challenge question,James仅仅依靠自己去看病的经验就回答得比sample里还漂亮,让我们这帮医学生跪了一地……

 

去纽瓦克上课之前,我就知道我会和百歌的裴蕾学姐在一个班。人生地不熟的,裴蕾学姐非常大气的说,姐姐罩着你!结果后来发现两个人都是路痴OTZ……

 

CS班非常的棒,在班级里我的CIS突飞猛进,也知道了ICE应该怎么复习。最后的模考我的SEP CIS都达到了保过线,ICE擦边飞过。和裴蕾还有另外一个老CMG爽姐在一起的五天非常开心。裴蕾学姐非常nice,性格超好,就是我们俩睡姿都不怎么样。晚上老打架……

 

CS班结束以后,大家各奔东西。我作为一个毕业生找不到OB和Extern,十分苦闷,于是就把复习CS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后来几经周折,以前做clerkship的University of Nebraska Medical Center(UNMC)的几位Attending还记得我,于是就开始了OB生活。事情终于定下来的时候,几乎只有两周就要考试了。我出了CS 5天班什么都没干过。拖延症晚期的患者终于坐不住了。

 

UNMC的李维哲和应远是SHUG的组员,他们非常善良得主动给我当SP。李惠君经常和我一起练,把FA的大Case都过了一遍。我又在网上找了一位印度妹子一起练,练了FA大Case和部分minicase。这两周我可谓练得废寝忘食,需要出门诊的日子晚上回来就练,不需要的日子六点多起来就开始练一直练到晚上,整日以水果为食。终于感觉差不多了,和高山,刘雨洲,高峥各练习了一次,他们都说差不多可以去考了,于是我悬着的心才放下一点。

 

考试当天,没有感觉很累,考得case也比FA上的和Kaplan的模考简单很多。噼里啪啦12个病人就过去了,芝加哥考点的午饭不错,蔬菜和水果都很新鲜。每个病人都能剩1~2分钟,所以全程没有觉得时间特别紧。唯一有一个case只剩了几秒钟,因为和病人聊天聊太久了OTZ……原谅我看到黑人叔叔就想多聊几句的冲动。

 

几点建议:

 

关于CIS,能去kaplan最好,不能去也一定要和去过的同学交流一下。CS是一场戏,但是你得入戏,就是把自己放在真情实景里去演,把自己放在Attending的位置上去演。自信,风度,谈吐,都是训练的内容,不光是同情心。

 

关于ICE,最容易提高的部分,因为我考完了CK所以压力不是很大,关键是practice practice practice。我真正开始练ICE是考前两周,所以在去芝加哥的飞机上还傻逼一样得抱着FA啃minicase。CS看重的是鉴别诊断,一定要把鉴别诊断总结好,最理想的是一切烂熟于心。我这里总结了CS常见鉴别诊断的要点,谁想要的话给SHUG@夏克微博管理员私信。

 

关于SEP,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话虽这么说,捷径还是有的。Challenge question各种各样,并非你准备得到的。但是问诊的句子无非就是那么些,形成自己的套路以后,找人纠正你的口音,每天把那几个句子狂读至少十遍,会有很大的进步。这里再次感谢James的帮助,他带着我一句一句朗读FA上的例句,纠正发音。

 

最后,感谢父母对我的支持;感谢璨璨@CAN_SHUG,在我颠沛流离不知所终的时候,你一直都在给我带来快乐,能遇见你,真的太棒了;感谢李惠君,亲哥哥不解释;感谢山姐,峥哥,洲洲的指导;感谢和我一起裴蕾,爽姐,和我一起练习的SHUGer们;感谢自始至终不告诉我她名字的印度妹子,那两周,我们就是两个疯子。

 

祝大家成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