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2.0刘雨洲 CS Pass 考经


主页菌注:God2.0同学在Step1高分通过后马不停蹄奔赴美帝参加CS考试并成功Pass。将出分前考经与大家分享。

 

考试时间:2014年1月6日洛杉矶

 

出分前考经总是值得去写的,因为不管最终成绩出来过还是不过,都可以留作纪念,并供后人参考分析。

 

决定考完step1后就考CS,大概是13年2-3月份的事。当时知道年底要去贝勒交流以后,便觉得这是比较好的考试时机,之前又有高山这样比较成功的范例,于是我就决定跳过CK直接CS了。

6月底考完的step1后,听了高山在SHUG办的CS讲座,对CS有了一个最初的理解。很幸运,同去贝勒的一批人里有一位也要考CS的同学卫昕,于是我们就从minicase开始学起。七月初开始每周见一次面,每次学习几个主诉的各种鉴别诊断,以及相应的associated questions。后来也参加了两次SHUG组织的workshop。

 

复习的进度条拉得很慢很长,转眼间就到了九月要去美帝了,当时的进度是过完了FA的一遍minicase,过掉了十几个后面的full case。

 

临行前,BUG恰巧也办了一个CS讲座,有幸看到了CIS带星的赵越drama queen级别的表演。

 

到了大美帝以后,第一个月在急诊,忙得基本每天能做得只有上班和下班这两件事,每天回到家只想往床上趴。CS复习也耽搁下了。所幸在大急诊这种Primary care的场所,本来就比较适合练习CS的问诊套路,CS复习虽然进展不大,但也没退步。

 

然后到了心内科和肾内科,终于有了闲暇时光。节奏由此变为:每日下班后和卫昕在Starbuck里练minicase或者full case到天黑,晚上回去和住在一套公寓里的瑞金神经内科住院医陈老师练1-2个full case。如果陈老师碰巧劈情操了,那就找李丁峰在Skype上练。后来陈老师情操劈得比较多,于是就固定和李丁峰练一段时间,然后上楼等待陈老师每天练或者不练的艰难决定。

 

这期间,Skype上,我还找过一个德国人和一个委内瑞拉人,但是总体练得不多。后来和那个德国人在他临考前练过两次live,对我是有一定帮助的。德国人很强,IMG要申神外,志存高远。我还看了Kaplan CS online course的录像,再买了一本Kaplan Core Case 43仔细钻研。我们和当地的浸信会华人医生(ABC)有不错的关系,于是每周日他们也会给我们扮演FA上的SP,一般每次过5个case,之后会有讲解。因为他们都是primary care physician,所以这些case对于他们都非常熟悉,之后的讲解也很到位。

 

到了12月13号,贝勒的大轮转基本结束了。我的FA也过完了两遍。当时的情况是FA的case都有了一定的熟练度,问问题基本能问全,但是会问很多不相关的问题,时间控制有问题,体检平时练得很少,对于手法没有自信,patient note不怎么会打。距离考试还有一个月不到。于是决定报个班,但是Kaplan五天班没有适合我的课程时间。去UW论坛上搜了搜,看到了Gold USMLE这个培训班,为期三天,最后一天还有一个模考,又想起余劼的考经里曾经提到过这个,于是就报了这个班。运气很好,13-15号,就在我结束轮转后马上在休斯顿就有一个班。课是由一个practicing hospitalist来上的,人很不nice,第一天就和两个俄罗斯学生吵架,但是课组织得非常科学。我在这个课上把体检练好了;进一步refine了我的challenging question回答技巧,提炼了几个万精油回答;开始学习思考削减不必要的问题和对于时间的控制,并由此开始了大量patient note的训练。课上相当于又过了遍FA。课上完后,我没能拿到金色听诊器(课程优胜奖),引以为憾。不过主讲对于我评价很高,他说:我的英语水平比不上优胜者(native speaker),刨去这个因素,那这个金色听诊器是我的。SP们的评价是:我的SEP不对理解构成任何影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水平。

 

课程结束后,浸信会的华人医生为我安排了两周在他诊所的实习,family practice,每天独立看看病人,然后给上级医生汇报。那段时间,比起刚到美国时,英语有了很大的进步。可以比较自由地表达empathy和support,适时地来一点small talk,病人也都比较喜欢我,时常在主治面前表扬我,对于我的CIS和SEP都是不小的鼓励。

 

每天回去之后就是和卫昕接着练FA和Kaplan core case。我把gold usmle的内容与她分享,她把kaplan模考的内容与我分享。

 

就这样练到了新年,卫昕去了三番。然后我接着自己单干,把FA和Kaplan core case最后又滚了一遍,这一遍强调问题的精简性以及其与patient note的配套(什么就算诊断清楚了也一定要问,什么如果诊断清楚就可以不问,什么压根不用问),体检分级(什么最重要要先做,什么来不及可以不做)。然后精简patient note用语,熟练所有的workup plan。

 

离开休斯顿前和高铮在Skype上练了下,他给我做了个ADHD的case提醒我又好好地去把minicase看了一遍。考前一天在宾馆和陈梁在Skype上练了一下,感受一下比较牛逼的SEP。

 

考试当天一早,打扮整齐,在亲密战友的护送下来到考场。12个case自我感觉总体过得还算顺利,但是因为紧张漏掉了一些问题,有一些隐藏着的challenging question也没有去开发出来,有一到两个case的诊断想不清楚,估计可能会错。

 

出结果要等到2月底了。

 

不管结果如何,首先要感谢一些人。同行贝勒的孔令璁、徐文迪、陈璐、杨蕊旭对我生活上的照顾,Dr Mohammad、Dr Salman对于我考试的鼓励,陈老师、高铮、高山、李丁峰、陈梁以及SHUG诸位对于我复习的帮助,Dr Gene、Dr Laurence对于我整个备考以及在休斯顿期间的照顾,以及卫昕同学,一起奋斗了将近半年、对我影响至深的最佳战友。

 

CS复习是一次很好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回味无穷。还有两天就要回国了,但这份经历如今正如step1的复习经历一样刻入了我的生命。那些年,为之奋斗的精彩,我的生命里也终于圆满。

 

复习资料:

 

FA full case 4遍+ minicase 3遍

 

Kaplan core case 43 全书1遍+重点case 1遍+CS备考指南 1遍

 

Kaplan CS online video

 

Gold USMLE Workshop

 

刘雨洲

 

2013年1月10日于洛杉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