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医:并不遥远的梦 By 陈力航 (Matched to Hawaii Medical Center)


三月,是医学生临近毕业的日子。在同班同学们奔忙于上海市各大三甲医院找工作的时候,复旦大学医学院八年制的应届毕业生陈力航同学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好消息:他刚刚在美国的住院医生匹配系统(Match)中以第一志愿被夏威夷大学医学院录取为2013级内科住院医师。听到这个好消息,家人和朋友们沸腾了,而陈力航本人也把悬了几个月的一颗心安安稳稳地放回了胸腔里属于它的位置。过去三个月面试季的四处奔波和过去三年多备考美国执业医师资格(USMLE)的辛苦付出都在这一刻有了确定的结果,有了满意的回报。今晚,陈力航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故事的开始要追溯到2009年的秋天,那时陈力航刚刚开始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临床实习。然而他在日常临床工作中却看到了一些国内医生的困境,而又不甘心放弃临床医学这个自己热爱的专业,于是决定向国门之外寻找出路。陈力航了解到中国医学院在校学生可以参加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USMLE(United States Medical Licensing Exam)。这个考试分为多步:Step 1基础医学知识、 Step 2 临床知识、Step 2临床技能,和Step 3临床整合考试,全部通过之后就可以申请美国住院医生职位。搜寻了网络上的资料,考虑过香港、新加坡,经过各种渠道各种方面的信息收集和比较之后,陈力航决定在实现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设立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去美国接受全世界最先进最规范的临床培训,让自己更快地成长。于是,他给自己制定了毕业之前通过USMLE全部考试,毕业之后直接申请美国住院医生的计划,并开始付诸实施。USMLE号称全球最难的标准化考试,每一步都至少要考一整天,而且考察的内容与国内医学院的教学大纲和出题思路非常不同,主要体现在对医学知识的深刻理解及应用于临床的能力方面。想要在USMLE中取得高分不仅需要极高的英文阅读水平、完备的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知识,甚至还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和身体素质。陈力航深知在备考USMLE的道路上“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道理,于是在医学论坛“丁香园”上发帖寻找志同道合的战友,并给这个互助学习小组起了个响亮的名字:Shanghai USMLE Group (SHUG)。

 

SHUG成立后的第一次小组活动,是在某三甲医院的住院医生办公室,一共来了6个人,可是其中一个是搞出国中介的,一个是卖参考书的。把这两个人扫地出门之后,剩下的4个人,包括本科医学生、研究生,还有提供办公室的住院医,他们开始了SHUG的第一次小组讨论。那时大多数国人还认为USMLE一定要去美国读书才可以考,只有拿到绿卡才可以申请Match。只有少数的先驱者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其实北京、上海、广州自1998年起已经有了USMLE考场,中国的医学学士学位是被美国承认的,而且在校期间就可以参加USMLE考试。然而当时国内的各大论坛上都找不到相关的经验和途径,SHUG的第一批组员们只能共享有限的知识、信息和资源,互相扶持和鼓励着开辟出一条道路。这个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SHUG的队伍,也不断有人放弃离开,而陈力航一直昂首挺胸地走在最前面。

 

时光荏苒,转眼间又过了三个春秋。2012年底,陈力航已经高分通过了USMLE考试的所有步骤,拿到了相当于美国MD学位的ECFMG Certification,并且在德克萨斯大学附属医院进行了5个月的临床实习,按照自己当年的计划完成了Match前的所有准备工作,可以和美国医学生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了。陈力航后来总结,Match的过程就像相亲,相亲的双方就是申请者和医院的Residency Program。见面的前一天,对方会先派出一堆七大姑八大姨——这个项目里现有的住院医生——带你在周围转转,请你吃个饭,旁敲侧击地吹嘘一下这个项目有多么好——即使他本人内心可能并不这样认为,顺便观察一下你的性格特点、兴趣爱好,回去向家长——Program Director汇报;然后第二天正式见面,亲眼看看这个Program是怎样运行的,跟家长聊聊天,进一步互相了解。Match季结束之后,双方各自把自己见过的对象按心仪程度排序上传,若郎情妾意,则可一拍即合,三年好合。对陈力航来说,他最终以身相许的,正是他的初恋:美国夏威夷大学医院。

 

作为一望无际的北太平洋中孤零零小岛上的唯一一家大学医院,夏威夷大学医院向来对亚洲医学生青睐有加,每年都有几个日本、菲律宾、印度等国的医学生加入他们的住院医生团队,但中国医学院毕业生却从未踏足过这里。这家医院早早地给陈力航发来了面试邀请,陈力航也觉得夏威夷本来就比美国本土离我们更近,干脆跟老板请了两周的假,专门飞去这个著名的热带小岛面试加度假。医院也充分发挥他们的优势,在正式面试之前为申请者安排了三天的行程,让他们有机会充分领略热带岛屿风光。不知是医院的热情还是沙滩的美景吸引了初涉“面”场的陈力航,让他冲动之下对Program Director说出了“I will rank you first.”这句话就像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说“I will love you forever.”谁没有过一段年少无知的时光。当然,后来的后来,经过了慎重的比较和考虑,陈力航还是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也获得了Happily ever after的大团圆结局。

 

经历了一次愉快的面试,陈力航飞回上海,等待着后面接踵而至的美国本土面试邀请。他也许不知道,真正残酷的竞争和辛苦的奔波才刚刚开始。

 

虽然每家医院的都会提供几个面试日期供申请者选择,但是因为面试邀请不是同一天收到,很难完全按照自己的时间合理安排分布在全美各地的面试,因此“在路上”成为了陈力航两个多月生活的主题,而很多时候“冤枉路”也是不可避免的。他把美国中部城市,拥有全美第二大机场的风城芝加哥作为大本营,利用飞机、火车、大巴等各种交通工具,在美国的版图上画出纹理复杂的路线图,在机场、在火车站、在灰狗巴士上看到了一次次的日出日落。不是所有的医院都提供方便的住宿和交通,于是一身正装外加一件波司登羽绒服成了陈力航出门面试的标准装备,以抵御北美严冬黎明前的瑟瑟寒风。

 

经过了一次次面试的洗礼,陈力航也慢慢摆脱了青涩,变得越来越老练,对面试也越来越驾轻就熟。他发现每一场面试其实就像当年在复旦话剧社的一场演出,可能剧本会略有不同,但主题都是一样的:在实事求是的前提下尽量表现你的热情、激情、和对这个项目的喜爱,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找机会把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再重复一遍。他发现自己后来面试时很多问题的回答都是在当年给夏威夷大学的答案基础上稍作修改,就连每次面试结束后的Thank you letter都是用给夏威夷大学面试官的版本适当增减,当然,他也再也没有说过“I will rank you first.”这种话了。

 

在一次次的面试过程中,陈力航也深深地感受到同胞的温暖和团队的重要。美国大多数医院中,中国医生的比例远远低于印度医生。这一方面是由于印度医学生受到英语的医学教育,有一定的语言优势,也更早地知道赴美行医这条道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身在异国的印度人积极主动地互相帮助。陈力航面试的过程中虽然没有碰到中国籍的医生,却也碰到两个华裔医生,可以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他们听说陈力航从上海来,都热情地跟陈力航介绍自己所在的城市和医院,向他提供必要的帮助。这让陈力航更加想念远在上海还在奋战USMLE的战友们,SHUG的每一个成员。他也暗暗下定决心,当SHUG的组员,甚至每一个考U的中国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只要自己力所能及,一定不遗余力地伸出援手。

 

陈力航的最后一个面试是芝加哥的Cook County Hospital,是著名的电视剧《ER》的原型和拍摄地。当他看到平安夜当天发来的面试邀请信时,陈力航对这家医院的工作强度就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美国很多大型公立社区医院(Community based hospital)也有和国内医院不分上下的病人量和工作强度,这些医院往往会招收更多的外国毕业生。但经历了国内的实习和轮转,陈力航深深明白,太多琐碎的日常工作会让人在疲于奔命中失去思考的时间和能力,反而不利于知识和能力的提高。因此他最终排在前几位的都是工作量相对较小,教学氛围比较浓厚的大学附属医院。

 

就在陈力航一次次经过芝加哥O’Hare机场的时候,SHUG的另一个成员也从上海飞来O’Hare,转机飞到芝加哥附近的一个小城市奥马哈,去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进行为期3个月的临床实习。她叫高山,就读于上海交大医学院。比起陈力航,高山进入医学院要晚了足足3年,但是组员们无论年龄大小,都喜欢叫她“山姐”。不仅因为她是SHUG小组的元老组员,而且因为她以253的高分通过了USMLE Step1考试,已经荣升为SHUG小组内的“明星讲师”。

 

早在进入大学之前,高山就了解到了USMLE这个考试,也早早地下定了通过USMLE,去美国接受住院医生培训的决心。所以她在大二就加入了SHUG小组。那时,SHUG小组只有不足十人的规模,还没人考过Step 1。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大家的帮助,在大四高分通过了Step1考试。然而,想要在Match美国住院医生时占得先机,美国临床经验是非常重要的加分点,因此,她借助交大医学院为学生提供的平台,争取到了美国临床交流的机会。在这三个月的实习中,她可以和美国医学生一样,在住院医生的监督和帮助下独立收治病人,向主治医生汇报病情,参与每天的诊疗工作,包括为住院医生开设的各种讲座和培训;这三个月的实习中,她看到了美国的社会百态,收获了上级医生的赏识,还有病人和家属的夸奖,偶尔为病人的诊断和治疗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和建议的时候,那种成就感是什么都不能比的;这三个月的实习中,她实现了思维方式的转变,从一个以疾病为出发点的医学生思维,变成了一个临床医生应该具备的以病人的症状体征和整体情况为出发点的思维方式,并且学会把每个病人看做一个活生生的有喜怒哀乐的人,而不仅仅是运行生理生化反应的机器,疾病的载体;这三个月的实习中,她了解了美国医疗系统是如何运转的,亲身体验了美国住院医生培训系统的强度和效率,找到了自己心仪的专业,也更加坚定了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决心。更重要的是,这三个月让高山发现了自己的无限潜力,让她有自信可以很快的融入任何环境,并且发光发热。当然,她也看到了自己和美国优秀医学生的差距,想要和他们在同一个舞台上竞争,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三个月的实习结束之后,她顺利地通过了Step2 Clinical Skill,在USMLE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继续前进。

 

在陈力航看来,高山可以称之为新一代中国医学生参加USMLE考试和海外临床实习的范例,因为她目前只需要再通过Step 2临床知识考试并且顺利拿到本科毕业证,就可以参加美国的住院医生Match了。如果申请顺利的话,高山明年就可以开始美国的住院医生培训,而她届时比同年毕业的美国医学院学生还要小两岁。

 

结束了两个多月的奔波,陈力航再次穿行在芝加哥O’Hare机场。这次,在航线的另一头迎接他的,是未婚妻的笑容和家的怀抱。再次站在机场的落地窗前看着太阳缓缓升起,陈力航仿佛看到一个曾经如此遥远和模糊的梦想渐渐清晰,变成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现在的陈力航坚信,这一切的努力和艰辛,一切的汗水和泪水,在梦想实现的那一天,都会变成人生最珍贵的财富。

 

原文链接(来自“医学界”网站):http://www.yxj.org.cn/news/yishirenwen/zhichangshenghuo/2013032013162719726.ht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