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match故事-Huijun Li


Li Huijun让我给他的卖经写前言果然是传说中的群主啊,卖经都要有前言我也算见证了他整个考U到Match的过程吧那就把五千字的卖经发给我看看先一千字,两千字,三千字……最后的致谢部分我终于出现了25个字,加一个句号…… ……
玩笑归玩笑,我确实见证了Li Huijun同学从考U到Match的整个过程。12年我的第一次公开讲课也是他第一次下决心准备考U;我从美国实习回来发现SHUG已经在他的祸害下从最学术小组变成了最八卦小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考完Step1加入种SHUG的队伍,两个赋闲在家的待业青年组成了黄金宣讲组合,不知道为此耽误的复习CK的时间与锻炄时间与锻炼的口才和能力相比benefit verses risk ratio如何。还好你最终凭借城墙一样厚的脸皮成功Match了,相信过去的经历都是财富吧。
最近看了这么多卖经,加上我组每个人的故事,慢慢发现每个选择考U并且坚持到底的人都是一个传奇。本科毕业脱下军装选择出国,这件事情需要多么坚定的决心和破釜沉舟的勇气,我一直无法想象。抱着不算完美的package(Step1 230+,Step2 220+,CS Frist Pass,USCE 4m)等面试的焦虑我能体会,但是给申请的项目一个一个打电话这种事情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也做不出的。以前一直觉得我的Match经历太非主流,对大家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现在才明白自己大错特错。就像Huijun说的,别人的经历都只是故事,最大的意义就是告诉你实现目标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他可以我也可以。但到底要怎么做还是要审视自己,发挥自己的优势和特长,be the best version of yourself.
未来的日子里SHUG会一如既往的做你最坚强的后盾。我们为你开心也为你骄傲,更相信你可以凭借加星的CIS闯遍天下。苟富贵,勿相忘。新的开始,一起加油!共勉~
Gao Shan

2015年5月26 于Toledo

 

2015年3月16日23:50,还有十分钟,match的结果就要揭晓了,一遍一遍的刷新着NRMP的网页,我觉得呼吸都快有些困难了。近三年的考U路上的一幕幕都在眼前不断闪过,图书馆里的孤寂,考场中的紧张,面试时的谨慎,还有芝加哥的飞雪,北卡的晨雾,弗罗里达的日出……过去和未来的一切,都会因为几分钟的后的结果,而完全不同。
 
17日0点整,0点后的第一刷新,屏幕中间泛出一片绿色,看见这绿色,我的心中已经大致有数了,上面写着Match Result:Congratulations! You have matched!顿时,在心中悬了几年的大石终于落地,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关于面试技巧以及package准备,相信大家在其他各位神仙哥哥姐姐的卖经中已经反复拜读了,所以我主要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说说我的心路历程。9月中旬ERAS系统刚开的时候,我其实还是很乐观的。觉得自己虽然分数虽然不高,但是凭着较短的毕业年限,还有一点publication,拿5,6个面试应该还是可以的,加上我的communication skill,有3.4个面试我就有足够的信心match了。但是随后的故事告诉我,这想法真是太幼稚了,这份自信纯属自欺欺人。理想和现实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从15号提交材料开始,每天都眼巴巴的盼着有面试的邮件发来。刚开始还比较淡定,直到十月初,周围的小伙伴都拿了一两个面试了,我还是一无所有。不过好在10月我就开始了在Cleveland Clinic Florida的见习,每天忙忙碌碌的也算是能分散一下注意力。十月中旬,童话故事里的场景依然没有出现,每次听到手机响起电子邮件提示音的时候我都为之一振,但大多数情况下,振完之后才发现是主治,住院医甚至是病人的手机在响……真的是我的邮件时,打开也是拒信。有好几次做梦我都无比清晰的梦到自己收到面试了,那真是做梦都会笑出声,但是醒来之后,发现还是黄粱一梦罢了。同组的American IMG几乎每天都有面试(他最后拿了四十多个面试),我觉得我已经要被等邮件逼出幻听了,最后索性把电子邮件关了,每天查两次。到了20多号,可能只有“万念俱灰”四个字能够形容我当时的感觉了,真是考试时脑子里进的水就是等面试时流下的泪……我觉得我确实要做一点什么了,凡是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社会伦理道德,民族宗教信仰的事我都考虑了一下,最后发现也只能发发邮件。从那天晚上起,我开始给我申请的每一个项目写邮件,包括自我介绍,对于他们项目感兴趣的地方,以及真诚的表达希望能够更加深入了解项目的愿望,每封邮件都还比较特异,我需要认真的研究每个项目的网站,这样每封邮件也都很花时间,刚开始我一晚上只能写10封左右,后来越来越快。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的邮件被其余夜间大量的邮件淹没,我都是存好草稿,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再发出去。就这样,写了两周左右的邮件,基本上毫无死角的覆盖了申请的所有项目。
 
下面说说项目的反应,我相信match的兄弟不少,但是如我般“穷凶极恶”的应该也不多。大部分项目其实都是没有回应的,少部分会告诉你他们正在审核材料,希望耐心等待之类的话。有一个项目的PD(Program Director)亲自非模版化的给我做了回复,表示他会认真的看我的材料。当时我还有点小激动呢,但是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他们项目的拒信……这个结果让我有些出乎意料,但是仔细想了想,这样也好,能尽快得知拒绝我的项目(整个面试季似乎只有1/3的项目会发拒信,大部分都是默拒),可以让我把更多的经历放在其他项目上。还有一部分,并且不是两三个的项目表示PD正在度假,这让我觉得很神奇……在十月底的时候,在我刚给一个项目发了邮件不久,我终于收到了我魂牵梦绕的第一个面试。尽管近200多封邮件最后只换来了一个面试,但是我觉得这绝对值了,否则一无所有。由于那个时候我完全已经不知道自己一共能拿几个面试,没法像其他面霸们一样“把想要去的排在最中间”,只能把这个面试安排在我觉得我能充分做好面试准备的时间,所以约在了11月下旬。
 
拿到第一个面试的经历让我很受鼓舞,觉得只要折腾,就可能有机会,恰好见习也结束了,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所以发完邮件之后,我开始又一轮的电话联系。给项目打电话这方法可能大家都听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NYC参加mock interview 前,Dr Pei讲述的他的打电话经历,他从五六月就开始给项目打电话,和很多PD还有PC(Program Coordinator)都聊过,拿到了不少面试,最后成功match;Gong C之前一直也以她找工作的经验反复给我说过打电话的重要性,“否则对于项目来说你就只是一个名字”,但是真不到穷途末路,我想还是不太会有人愿意打电话的,特别是CMG们,包括我自己,在很长时间我都在纠结,打电话我说什么?对方会不会因此而觉得我是个SB?对方会不会在电话里把我吃了?但事实证明,“人都是逼出来的”,你在哀大但尚未心死的时候呢自然会明白怎么去打电话。我还记得我打第一个电话的场景,从字母A开始,最先打的是Arizona的项目,电话接通前我觉得我几乎要crash了,一听见一个“Hello”就开始一股脑的说自己准备好的那些话,都说了四五句才发现原来是语音信箱……不过啥事都是练出来的,打了几天电话之后,似乎也摸清了打电话的套路,有时候还能和PC来两个如考CS般的small talk(由于PD基本上都是不接电话的,所以我都打给PC)。也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规律,首先98%的PC都是女的,但还真是碰到过两三个男PC,我习惯的说出Miss之后立刻觉得场面有些尴尬……对于语音信箱留言,我感觉基本上和没打一样,最好还是等有人接了再说,但是少部分项目只有语音信箱,没有人工应答,这类也没啥办法。PC们的态度也各有不同,最好的大部分听起来都像是老奶奶,听你说话非常耐心,积极回答各种问题,有时候甚至会专门把ERAS打开,看你的材料现在是什么状态,如果她们发现你其实已经被项目毙了,或者所有的面试都发完了,她们会非常难过的说“I am so sorry!”,简直让你去安慰她的心都有了;但是绝大部分PC还是很职业的对你说,“所有的材料正在审核,你可以把你的AAMC号码留下来,我会注明你对我们项目很感兴趣”;极少部分项目会义正言辞的告诉你,“我们只通过ERAS和申请者沟通,你丫老实等着吧”,立刻让你觉得自己用了如此卑鄙伎俩,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整个打电话的过程大概又耗费了一两个星期,虽然每天看似很长,但是其实打电话的时间很有限,只能工作时间打,要准备PC名字的读法,想想项目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美中美东时间又不太一样(什么山地,太平洋,阿拉斯加时间就不用考虑了,没几个能申请的项目),且上午刚上班和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一般是没人接电话的,就算接了,你也能感觉到对方正忙着呢,没多少时间搭理你。在一次打电话的过程中,对方淡淡的表示“PC今天不在,你要是对项目感兴趣你就和我直接说吧,我是PD”。当时我就震惊了,和PC聊过不少,但当真碰见一个PD的时候,我一下就shock了,一时间激动的不知道说啥了。调整了一下继续说了我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那些话,还特别表示了我对生活在那个区域无比的向往。然后PD说,“Ok, I’ll give you an interview”!!!这个面试来的太过突然,我完全没有料想到。有意思的是,由于PC不在,那天又是周五,所以PD说,等周一PC来了让才能给你发正式的Interview邮件。PD同志也确实言而有信,周一一大早我就收到了面试通知,这样第二个面试也来了。如果今年真有兄弟姐妹想要打电话,我觉得要赶早不赶晚,因为我打的时候发现很多项目的面试都已经发完了,早一点可能机会更多一点。
 

此时已经临近11月底,第一个面试的时间也快到了,这个面试应该也是我准备最充分的,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这可能是我唯一的面试了,我必须要做到最好,面试前我把可能参加面试的Faculty还有所有住院医的名单都打了出来,主要是认人和记名字怎么读。比较幸运的是Tan Bowei大哥之前也在这个项目面试过,所以给了我很多指导。面试当天感觉还行,特别是和PC谈的很投缘,面试结束后我说我非常喜欢这个项目,问PC有没有可能来Second Look,PC非常爽快的说,你要是下个月有空的话直接来做1个月的见习吧。听到PC这么说我自然喜出望外,但是我觉得我还得准备准备下个面试,万一再来其他面试呢?一个月对我来说有些太长了,最后PC非常nice的给了我两周的见习,而且就是在大内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如果你在面试那天已经自认为表现出了100%的优点,这种面试之后的长时间Second Look可能反而会让你暴露出你之前没有暴露的一些问题,因为你不可能在两周甚至更长的时间每天都表现的如面试那天光鲜亮丽,但是如果你不来second look,似乎又没有办法更好的亲近项目,用行动表示你确实喜欢这里,其中分寸可能还是需要各位自己拿捏。
 
最后一个面试来的相对比较轻松了,真的可以算是唯一一个等来的面试。但是现在想来应该也是由于项目中有做的非常好的校友师兄,所以项目才能再次认可我SMMU。我觉得我校虽然出去的人不多,但是一路上碰到的每一位师兄前辈,都有无比传奇的经历,无比强大的内心,碰到本校兄弟绝对是竭尽所能的帮助,这让我无比感激。

 

整个面试季我算是被这三个面试支撑着走完了,但是内心的忐忑才刚刚开始,本来我大言不惭的觉得自己只要有面试就一定能进项目,但是面试之后,看着其他的interviewee,自己还是要再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一阵觉得自己又不差,项目凭啥不要我;一阵又觉得自己怎么能比得过那些人,项目凭啥要我……但是内心觉得自己还是match上的可能性更大那么一点点。我清楚的记得,match结果揭晓前NRMP有一个调查,有一道题是从0到100,你觉得你match上的可能是多少,我填的60,就是这么一个刚及格的可能性支撑着我等待match结果,不管别人想不相信你,大家自己一定要相信自己。

 

最后说一下自己的一点总结和感悟吧。

(1)对广大还在徘徊和犹豫要不要走这条路的兄弟们想说的是,考U看似是个技术活,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考U过程之长,步骤之繁琐,花费之巨大,偶然性之多是其他考试不具备的,技术上的问题有无穷无尽,光是准备paper work一点就够让人崩溃的,更别说只身一人在海外,每月搬一次家的四处实习见习了,但是办法总是比问题多。另外考U并不单纯的是一门考试,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喜不喜欢只有自己知道,这点一定要想清楚。
(2)如果真的打算这么走了,那就需要一点义无反顾的精神了,几位前辈都告诉我match的秘诀就是坚持,我校前辈曾经对我说“小伙子,一年不行来两年,两年不行来三年,总是能进去的”,Xia Tianxu前辈三年match的经历就在我们身边。反观周围最后没有坚持下来的同学,倒不是因为选择太少了,而是选择太多了,当然选择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还是看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3)其次,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的每段经历,这是我和Rayman都很信奉的一点,不论是读PhD、MPH、MBA,在国内当医生做研究,还是如Yihan师姐传奇般的去做英语导游,都是无比宝贵和有意义的,正是这每一段经历,才造就了今天不同寻常的自己。面试时,如何放弃lieutenant medical officer的职位而选择出国,如何在军校strict schedule下照样本科发SCI,如何和各位SHUGer一起种SHUG,都是我最吸引人的谈资。
(4)考U路上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有时今天听人这么说,明天又听人那么说,我的经验是只要ECFMG还没有关门,除了双眼所看到的官方数据是真的,其余都是证据等级最低的“专家意见”,各位要有自己的判断,因为别人终究是别人,他们都不是你,包括我的这篇卖经,也都是个人观点和经历罢了,所以不要害怕去冲去闯,never say never。
 

不觉已经写了这么多,最后请各位看官再忍受一下致谢,不认识我的人直接略过吧。
 

首先自然是家人了,没有他们,特别是爸妈的支持,我不会也不敢如此放手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其次是Gong C,给了我太多太多的帮助,不论是从non-medical角度给出的职业建议,还是对我种种的忍耐和包容,我都没齿难忘,无以为报。还有就是SHUG了,SHUG的兄弟姐妹在我考U慢慢的长夜之中如同冰海中的救生艇,给了我的不只是希望,每周看书复习之后,和兄弟们聊聊几乎成了我唯一的乐趣。山姐更是用其剽悍的人生亲力亲为的成为了我最好的榜样。感谢芝加哥小分队,家里蹲自救队(Zhou Yan师姐当年取名就是这么剽悍)的各位,在我Program里还需要继续罩着我的Wang Yihan师姐,以及其他各位师姐,先行谢过了~最后感谢SMMU的各位兄弟师长的帮助, Dr Dai,Dr Jiang等前辈的提携,谢谢你们的照顾,让我一路走来并不孤单。
 
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始住院医生活了,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小担心,但是我知道,我可以的。和各位共勉~